推荐信息:
娱乐八卦
频道
您的位置:首页 > 娱乐八卦 > 正文

妃常无良:女贼要翻墙小说txt全文阅读

2018/4/21 18:59:17 来源:网络 []

小说名字:妃常无良:女贼要翻墙

第三章 姑娘别乱摸,在下好羞涩!

夏小沐一边在心里头暗骂,一边却在盘算怎么才能知道他的行踪,晚上好去把他这腰间的黑曜石给顺来。原文inanrenbang.com

恰好青年身边的随从低声提醒道:“世子爷,若是再在这路上耽搁,怕是今晚赶不到歇阳城了。”

夏小沐心一凛,决定在歇阳城口等着他们!到时候再暗中跟踪。打定主意,她毫无愧疚之心道: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青年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,极为正经道:“姑娘离在下如此之近,在下羞怯万分。所以,不好意思说。”

“我刚刚帮了你,君子……呃,来而不往非礼也,你要报答我!”她说得理直气壮,他听得十分好笑,不由得就笑出了声,“也是,算是姑娘帮了在下吧。你要什么答礼?”

“你的名字,和你身下的马匹!不然我回不了黑森寨!”夏小沐中气十足地提要求。来自http://www.inanrenbang.com/

“在下苏澈,这匹马不能给你,安平,你的给她。”苏澈朝刚刚说话的随从道。

夏小沐得了他快马,话不多说,骑上马转身便疾驰而去。歇阳关地形她熟,往回走有条小道更近!

等着吧,苏澈,你那东西非我莫属!

安平自亲卫队里调了匹马给自己,才骑上便问:“世子爷,要不要派军队来把这黑森寨给剿了?”

苏澈轻笑一声:“不用,小小匪窝不足为患,先让它(她)安生蹦跶几天。”

那丫头挺欢脱的,要是真把她的窝给剿了,说不定就不会这么狂妄了。他眉眼带笑,看着她离去的方向,心想,无聊时找个人玩玩也是个可以解闷的好方法。等玩腻了再说吧。推荐http://www.inanrenbang.com/

夕阳西下,歇阳城被橘红的阳光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颜色。

苏澈初入歇阳城门口的时候,就注意到了人群深处那一双躲躲闪闪偷瞄的眼睛。

呵,那丫头贼胆不小,还真跟来了!

夏小沐小心谨慎地跟在他们一行人的后面,看着他们进了“醉清风”的门。抬眼看了看天色,现在动手还尚早,须得等到半夜三更他们熟睡了才是最佳时机。

现在这点时间,不如就在对面摊子上边吃点什么边等?

在小摊老板第三次来说他已经打烊了的时候,夏小沐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付了银两。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。不如,动手吧!

“醉清风”是歇阳城里最大的客栈,据说在昭华帝国境内是最大的一家连锁酒楼。来自http://www.inanrenbang.com/

夏小沐算是花了大价钱,定了天字二号房。

被侍者领进去的时候,看到月白浮绣云纹的衾被,古朴简洁的家具,被打扫得一尘不染的红木地板,夏小沐连连嘀咕:“有钱人就是好,当山匪命太苦哇!”

睡到半夜,总算养足了精神,她一双眼在黑暗中熠熠生辉,动作利落地换上了夜行衣,用黑巾蒙了面带了一应用具就悄悄打开了门。

轻手轻脚趴在天字一号门口,只听得里头有震天的呼噜声,夏小沐心里乐开了花,看来是睡得跟个死猪样了。醒着帅有什么用,一睡着还不是原形毕露!

她还怕不保险,戳破了窗户纸,从胸前衣襟里拿出一个小管子凑到口子处,心想:还好三爷我行事谨慎,刚入夜就去买了这超强的迷、魂药。

哼哼,苏澈,你就等着吧!等下三爷为所欲为你都毫无反抗之力!

夏小沐对准了口子就往窗户里头吹药,心中不免有些窃喜,看来这二当家之位自己是拿定了!一想着稳稳坐上二当家的位子,离大当家也就不远了,自己的复仇大业又近了一步,便有些心情激动。特么的,害死老娘的人,你们等着!

一不留神,呼吸没处理好,倒吸了一口!

“咳咳咳!”夏小沐拼命想把已吸入肺腑的迷、魂药给咳出来,却无济于事。只得心一横,想着快点得手了之后回自己房间缓一缓。来自inanrenbang.com

当即便轻悄悄挑开了门闸,像是幻影一般无声无息就来到了苏澈的床前!

夏小沐在二十一世纪那可是专门开锁的专家!偷鸡摸狗(呃……不对,她偷的东西都是名贵的藏品)的事没少干,这门闸岂不是轻轻松松小儿科!

她在他腰间摸了摸,疑惑道:“奇怪,白天明明看着挂在这儿的,怎么没有了?”

她不甘心,又在他腰间来回摸了一把,还是没有!只觉晕晕乎乎的,眼前的苏澈已经生出了个重影,她心中大惊,这是药效要发作了!

时间紧迫,再不得手,等下晕倒在此处可就完蛋了。苏澈此人,看起来表面上吊儿郎当一副纨绔公子模样,可以她两世识人,他眼底的那抹狠戾可是藏也藏不掉的!

奶奶个熊!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了,夏小沐开始对他上下其手起来,从脖颈处一路摸到了脚踝,竟然还是没有!

好晕!夏小沐心中一惊,暗忖不好,想要收手全身而退,却发现眼前一张放大了的俊脸,一双像是深海般深邃的眼睛正带着笑意打量她!

“姑娘,男女授受不清,别乱摸了!在下好羞涩!”

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她脑中成型,怎么他竟然没被迷晕?!

夏小沐栽了!

睁大着一双无焦距的迷茫双眼,毫无节操地栽倒在了苏澈的床上!

苏澈坐在椅子上,看着仰面朝天瘫在床上的夏小沐,摇了摇头。

安平走了过来,问:“世子,这贼女,要不要‘咔’?”说完对着他在脖子上比划着虚划了一个手刀。

苏澈原本带笑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,一抹精光在他微微眯缝着的双眸中倏地射出:“不用,本王留着她还有用。”

安平恭恭敬敬道:“是!世子,那现在该如何处置这贼女呢?”

“先不急,让她清醒之后再说,你先退下吧。”苏澈抬了抬手。

等安平出了门关上房门,他才站了起来,将床上的夏小沐拦腰扛起,走到外间像扔一个稻草人一样将她扔在了软榻之上!

夏小沐虽说陷入了昏迷状态,可头脑中的画面却没有停歇过。来自http://www.inanrenbang.com/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做梦,还是回到了那一天……

第四章 大王究竟从何而来?

梦中那健壮的男人和那贱女人纠缠的画面那么那么清晰!

他推她入水时的眼神那么嫌弃,就好似她是一块肮脏的抹布一样!

“啊!狗男女,你们等着,等我顾小满回来!”

从梦中惊得坐了起来,一抹头上的汗,才知道自己竟又做了那个梦!

“怎么,姑娘这就睡醒了?”戏谑的深沉嗓音在夏小沐身后响起,吓了她当即就跳了起来!

“哎哟……”头顶被什么东西磕到了!夏小沐满是戒备地转身,只见苏澈用一副很酸爽的表情瞪着她。

“哦呵呵,不好意思。”夏小沐一出手便栽了,准备开溜,“不打扰公子您休息了……”

她承认这不是她的强项。

假若这黑曜石图腾放在固若金汤的保险箱中,只要没有高手,以她上辈子的功力,绝对分分钟搞定不在话下!只是,现在要是再待下去明显要吃亏!

“姑娘找的可是……这个?”苏澈拎着那块黑曜石在手中晃了晃。

夏小沐的眼睛都要直了!她来这昭华大陆十年,才打探到这黑曜石能助她回现代,现在就在眼前,叫她如何不紧张!

苏澈看着她明显放光的两眼,轻笑一声:“你为什么要找这个?”

夏小沐不傻,怎么会如实告诉他,只装作平静的样子:“这黑曜石不是可以抵云慕山庄的请柬吗?要想参加秋一苇前辈的百岁大寿和之后的武林盟主竞选大会,必须要有云慕山庄的请柬。我们黑森寨……嘿嘿,你也知道的,名声不大好,收不到名门大派的请帖,只能退而求其次找这黑曜石了。”

苏澈打量了她两眼,笑道:“看来在下要将这黑曜石保管好了,多谢姑娘提醒,不然在下说不定得错过这武林大会了。”

“你不是七曜山庄的么?你们山庄不比云慕山庄名气差,怎么会没有请帖?公子,不如您这黑曜石借小女子几天?等我参加完武林大会再还给你?”夏小沐硬的不行,决定来软的。希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能让他放手。

“借你?”苏澈将黑曜石放在手中掂了掂,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只是……本公子可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,你有什么可以交换的?”

夏小沐浑身上下除了几两银子,根本就没其它值钱的。她摸出那些碎银子,将手摊开:“我出来得匆忙,就带了这么点,不如就当做押金?”

“押金?”苏澈上下瞟了她一眼,“这么点,你到时候把这黑曜石给顺走了可怎么办?你刚刚自己也说过了,黑森寨的……名声,不大好。”

夏小沐被自己分分钟之前才说过的话给呛到了。她竟有些无言以对……

“这样,在本公子身边做三个月粗使婢女,反正离武林大会还有些时日,等武林大会结束之时,便是你自由之日,如何?”苏澈懒散地靠在内外间交界处的门框上,双手环胸,好整以暇地等她回答。

“三个月?可以是可以,只是让我先回黑森寨将手中事物做个交托如何?”夏小沐问。

苏澈轻笑一声:“也是,三爷那么忙,是要交接一下。要多长时间?”

“一昼夜,我明早来找你。”

“只需一昼夜?”苏澈有些怀疑,“这样吧,我给你两天两夜,后天你若不能到这里来,公子我就当你不来了。”

“好!一言为定!”夏小沐看了看他,转身就走。

时间紧迫,她出了“醉清风”,跨上马就往城门口而去!

土匪窝的三当家手上能有多少事好交接的呢?比其他事务都重要的是,她要把她的师爷廖老先生给接过来。不然,就算到时候拿到了黑曜石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用。

说起这个廖老先生,还真是算她走了运才劫到他。

那是三年前,她还是黑森寨的七当家。

当安明远来报有人进了他们的埋伏圈的时候,她往下一瞅,一个糟老头子骑在一头小破驴上,真心是不想劫……

可无奈,安明远第一次劫道,她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,便随着他们一招幻影玄踪挡在了廖先生前进的道路上。

依旧是那句霸气无比的口号,谁知廖先生听了之后捋了捋他那花白的山羊胡子,笑呵呵道:“老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精通奇门遁甲之术,大王若是放老朽一马,老朽愿解答大王一个疑问,如何?”

夏小沐上下打量着他,答应了。

促使她应下的直接原因是她实在太想知道如何回二十一世纪,哪怕一点点希望也是要试试的。其次便是他那声“大王”喊得实在不错,像她霸气的性格。(呃,作者有话说,你丫真的霸气吗?)

夏小沐将他接回了山寨,好吃好喝之后,才十分有礼问道:“大师……”

她还没说完,老先生便伸手一拦,止住了她的话:“大王,老朽看您,有那么一些……与众不同。”

“嗯,老先生只管说,无妨。”

“您体质过于阴寒,与常人有异,即便是常年习武,但还是掩盖不了。”老先生捋了捋胡子,凑过来压低了声音,“大王究竟从何而来?”

夏小沐心一惊,这老先生竟然能看出她是穿越而来的?!

“老先生既然这么厉害,看得出小女子非此处人,那您看我是从哪儿来?”夏小沐不答反问。

“这个,老朽却参不透了,天机……岂非我等凡人可以随便窥得的。”廖老先生摇头晃脑道,“不过,大王若是想回去,老朽倒是知道有一物可帮您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夏小沐没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答案就在眼前,说话都有些颤抖了起来。

“一块完整的双龙戏珠黑曜石图腾,它的名字据说叫‘斗转乾坤玦’,听古人说只要集齐七块碎片便能启动时光隧道,去到你想去的任何一个时间与空间。启动之后,七块碎片又会散落人间。”

夏小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:“老先生,这世上真有这种东西?如果我想要,该去何处寻找呢?”

“据说七曜山庄的庄主苏澈身上便有一块,他过段时间想必会经过这歇阳关,到时候……他功夫不错,能不能得手也只能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过段时间……特么的,这段时间一过就过了三年!!

第五章 老夫永远都是你的人!

不过好在廖老先生点子非常多,夏小沐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内由七当家的出发,到牢牢坐稳了三当家的交椅,廖老先生功不可没!

所以,抛下谁都不能抛下他!夏小沐抽了身下马匹一鞭子,有些着急。老先生才告知了她第一块的黑曜石碎片,其它还有六块呢!

谁知,她快马加鞭赶到黑森寨,气喘吁吁对廖老先生说出自己的想法时。那老头子捋了捋他那山羊胡子,沉吟了片刻:“云慕山庄?太高太险!老朽可没那个脚力上去,你还是自己去吧。拿了黑曜石再来接老朽,到时候我们俩一起去赫海海边逛逛。”

“您不去,我自己可不敢去!”夏小沐扯了扯他的袖口。

老头子瞥她一眼:“行了!从来就喊打喊杀的人,女孩儿的那一套娇滴滴样子学不来就别学了!省的花猫不成反类虎!”

夏小沐的脸黑了:“你的意思是说我像老虎?”

“什么像啊,明摆着不就是一只嘛!”老头子笑眯眯地看着她郁闷的样子,又捋了捋胡须,“你自行前去便是,此次有贵人相助,你定能有惊无险!”

贵人?难不成就是那个登徒子——苏澈?

这丫头听话只挑自己爱听的听,忽略了最后“有惊无险”这四个字。

劝说廖老不成,她十分郁闷往自己房里走去,却在路上遇到了夏蓁蓁!

夏蓁蓁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,高抬着头,斜瞟她一眼,两手抱胸:“哟,我说是谁呢!原来是咱们的三当家呀,这么三更半夜的,您这是去哪儿呢?难不成是……”她故意停顿了一下,“会男人?”

夏小沐一见她这嘚瑟样,就直犯恶心,丝毫不留情面地回击:“夏蓁蓁,你不知道好狗不挡道吗?三爷我去哪里要你管?!”

说完,她硬生生就往夏蓁蓁身上撞了过去,顺带使尽力气狠狠踩了她的脚一下!

夏蓁蓁只觉得脚都要被碾碎了,红着眼眶对着她的背影大叫:“夏小沐!我回去告诉爹,说你欺负我!!”

夏小沐有些奇怪,怎么今天她竟不还手了?若是还手,她还能顺势给夏蓁蓁一点教训。

不过她素来不是喜欢深思的人,头也不回,潇洒地摆了摆手:“随意!”

反正她那个老爹除了一天到晚喝酒赌博就不会再干点别的了,要告去告吧,他能耐她何?除非他不想从她手上拿赌资了。

“小沐!”一个温柔的男声从树影下传来。

夏小沐浑身汗毛倒竖,开启了战斗模式。此刻,她就像是一只炸了毛了猫儿,一点点转过身去,冷冰冰盯着慢慢走出来的人影。

“泽哥!”夏蓁蓁嗲嗲的声音带着钩儿,听得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“姐姐她踩得人家好疼……”夏蓁蓁顺势就往洛雨泽身上倚去。洛雨泽忙忙扶住她的腰,一脸关切的样子,“疼吗?要不要我给你揉揉?”说完,朝夏小沐投去责备的眼光,“小沐,你就不能让让妹妹?”

特么,果然贱人就是矫情!二位还真是相配!还揉揉呢!

看来不是洛雨泽眼光有问题,而是自己眼光有问题,怎么一时就被他的外表给蒙骗了!这么丝毫没有深度的一个人,自己当时竟答应了爹和他定下亲事!

夏小沐白了这二人一眼,觉得留下来就是给自己添堵,一拂袖转身就走。

“姐姐,你连泽哥都不理了?”夏蓁蓁高声在她身后问。

“你喜欢就送给你,反正也是二手货了,三爷我不稀罕!”夏小沐脚步丝毫不停,朗声答道。

当然,她指的是在订婚这件事儿上他是只二手货,可不代表其它方面。她可是洁身自好得很!

她身后的洛雨泽瞬间就变了脸色,阴晴不定地盯着她的背影许久。

夏小沐一觉睡到了大天亮,丝毫没有未婚夫被人抢走的哭天抢地的哀恸,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如何尽快穿回去,找害死了她的渣男贱女报仇。

早上起来的时候,廖老先生正在院子里活动筋骨,见到她很是疑惑:“咦?你怎么还没走?”

“昨天太累了,多睡了一会儿。“她无所谓地说。

“你这丫头!对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!真是!”廖老慢慢悠悠走了过来,朝远处一袭红衣使了使眼色,“洛雨泽,真跟她好上了?”

夏小沐不答反问:“你不跟我走,不会也想投到她的石榴裙下去吧?”

“咳咳!”廖老先生被她惊得岔了气,“老夫岂是那么没眼光之人?你就放心去吧,老夫永远都是你的人!”

夏小沐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:“忠臣不事二主,老头子要是有异心,为了自保,小心我……”说完她露出了小虎牙磨了磨,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“哈哈!”廖老先生大笑,“吓唬谁呢!有本事你先去杀了洛雨泽啊。”

真无趣!夏小沐懒得与他多说,接过安明远递过来的马缰,一边帅气地翻身上马,一边叮嘱他:“远子,看牢了老先生,别让他给别人卖力!”

让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是,她还没下山呢,寨子门口就有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喊:“三当家!三当家!”

夏小沐疑惑地看着来人:“什么事儿?这么慌忙火急的?”

“三当家!前天您打劫的那个家伙又往咱的埋伏圈儿过来了!劫还是不劫?”

苏澈?他不是说在“醉清风”等她的么?

“劫!怎么不劫!!”作为一个热血的土匪头子,上一次就没成功,这一次要是认了怂,叫她以后如何在黑森寨抬得起头来!她的威信将会荡然无存!

“好勒!”来人问,“带多少人马?”

“他们来了多少人马?”夏小沐问。

“好像就他自己单枪匹马!”

“多叫几个弟兄!”夏小沐吩咐。她可不管什么江湖道义,能以多欺少的时候还是以多欺少为好,免得像上次一样败得那么惨。

一切又像二人初次见面那样,不同的是,这次终于没有了夏蓁蓁和洛雨泽那两人出来掺和,让她心里舒坦了不少。

妃常无良:女贼要翻墙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【桐桐文学】收录,打开微信 → 添加朋友 → 公众号 → 搜索(桐桐文学)或者(tongtongwenxue),关注后回复 妃常无良 或 女贼要翻墙 其中部分文字,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。

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


通过键盘前后键←→可实现翻页阅读
文章来源网络,版权归属原作者,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。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,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!

文化股票汽车财经教育旅游推荐

  • 苏州风水师叶先生关于周易智慧的精彩语录(一)

    中国知名周易学者、苏州风水师、叶氏起名馆首席专家叶先生关于周易智慧的精彩语录(一):1、一个人成长,不仅要与别人比,也要与自己比。如果前者为阳,后者就为阴,二者缺一不可。光有前者,不看自己,会很累,甚至会失去自我;光有后者,不看别人,会失去动力,世界也会变得很小。2、三十六计第一计瞒天过海,最后一计走为上。概括起来,就是想方设法地瞒,实在瞒不了就遛。这对中国人的影响太大了。3、不要猜测别人的心理,否则自己的情绪没有主动权,容易被牵着走;也不要将看到或听到的事情,连接到自己的命运,你有自己与众不同

  • 独臂大爷中年丧子,不抛弃不放弃养活孙子,如今享受幸福晚年

    张大爷有个儿子,从小就十分聪明,张大爷为了送儿子读大学,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,但为了儿子的前途,张大爷尽管累得浑身无力,可心中却是高兴的。张大爷出了个意外断了只手,靠独臂去工地上搬砖,辛苦程度可想而知。转眼间,儿子大学毕业了,一毕业,就和朋友合伙开了家公司,虽然开公司不易,过程艰辛,但是儿子和他的朋友都是能吃苦的人,因此没过两年就创了收益。公司步入正轨后不久,儿子就结婚了。女孩是他的同学,两人早已经谈了几年恋爱了。这次是因为女方怀孕了,所以婚礼举办得有些仓促。儿媳肚子争气,怀了对龙凤胎。没过多久,

  • 玻璃当画布---天津演员张春林

    张春林,生于1972年8月,职业电视新闻播音员、编导.电视和舞台节目主持人.演员.,工艺美术师。天津市红桥区政协委员,天津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红桥区政协书法联谊会会员,从事电视播音主持工作近二十年。主持过天津电视台《党的生活》《天天保险》《热线二十分》等节目,教育电视台《健康快车》,并曾主持多家卫视及地方台节目,主持天津有线红桥台的《新闻节目》,《卫士风采》《三河五岸》和市级多台大型文艺节目,近年来涉足电视电影表演领域,先后参加了多部电视及电影的拍摄,并于2006年,2007年先后主演了天津电视

  • 来自一位混乱的吃货的内心独白

    今天在后台收到一个鱼粉给我们的消息,看完了之后心里很欣慰,感谢这位鱼粉对我们的支持,我们坚持把烤鱼这份事业做的越来越远。这篇文章是经过同意才发送的作为一个吃货,碰到美食就走不动道了,吃了第一次还想再去吃第二次。冬天喜欢吃火锅,去吃了第一次,刚回到家,就会计划折再去吃第二次。一旦遇到美食吃货们就会变得无所畏惧。——来自一个吃货的内心独白大学有一个很喜欢吃鱼的室友,会带着我们在周末穿梭在大家小巷吃各种鱼,酸菜鱼,水煮鱼,蒸鱼,炸鱼,烤鱼。反正是大学的时候吃遍了各种鱼类。但是因为重口味一直对烤鱼和酸菜

  • 话说下放能否监督上级

    前些天,关于下属偷拍上级(局长)的事甚嚣尘上。该下级也因偷拍局长通奸而获处理,但更为滑稽的是,当地纪检部门竟然说该局长通奸行为没有扩散,没有造成太大不良影响而不予追究。我想说的是,一,下级能不能监督上级;二,公职人员的行为是错的,但没有扩大影响,就享有豁免权吗?三,纪检部门是为谁服务的;四,党纪国法是为谁制定的,约束的是谁的行为?看过很多反腐体裁的电视剧和电影,里边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不管是谁犯法了,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。特别是《人民的名义》里有这样一个桥段,党员们要定期的召开党员生活会,这个会议最

  • 河北唐山美女大学生一心钻研书法

    中国公益记录者在线河北讯(公益记录者程玉山秦雯张彬彬)2018年5月27日星期日,经了解,谷俊成,女,河北唐山人。从小热爱书法,从10岁便开始学习,至今10年不曾间断。2008年的夏天她遇见了书法启蒙老师郭宝生老师,学习了颜真卿的《多宝塔》碑。并参加了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的公共美术等级考试,她的作品在2008年被评为五级,并且被评为2008年度优秀学员提名。她当时的成绩在同龄人中并不算突出,但她书法的大门才刚刚打开。她随后学习了汉隶名碑《曹全碑》以及《鲜于璜碑》,老师说她在隶书方面很有天赋,她渐

  • 我一位美丽的阿姨讲述的灵异故事,她到底看到了什么?

    图片来源于网络不是主人公!我一位美丽的阿姨讲述的故事阿姨高中毕业那年,被心仪的大学录取,高兴之余就是每天出去参加聚会,吃各种散伙饭。有一天阿姨又出去和同学聚餐了,中午离家,很晚才回来,而且回来的时候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目光呆滞,神情有异,不论家长问什么就是不答言,闪到房间里便闭门不出,父母兄姊十分担忧,闯进房间打算继续问清楚,可阿姨眼神躲躲闪闪,貌似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依旧不说话,更可怕的是,折腾到了后半夜,阿姨竟然开始独自说起了话,就像在和一个看不见的人聊天,若家人试图靠近阻止,她就摔东西,尖声

  • 我亲戚和我朋友讲述的两个灵异故事,帮助他人也是一种行善!

    1、武穴市大金镇花元村李林申有两个儿子,1997年秋分别从北京工大和电大毕业后,在北京流连了一年多还没找到适合的工作,怀着忧虑的心情,决定回家找亲戚商量。回到家中找父亲商量,父亲写了一封恳求信,让他们到武汉一个亲戚家求一谋职业,兄弟两带着信,抱着一线希望找到亲戚家,说明来意,这位亲戚也算善心,立即联系了七八家大公司或厂家,但都以专业不对口待遇不好告吹了。一天下午,兄弟两为了缓解一下心中的烦闷,租车到龟蛇二山和长江大桥上去散心,在蛇山曲径通幽的小道上,忽然看见树林边有六名少女抱在一起伤心痛哭,虽然

  • 两个我朋友那边听来的灵异故事,你知道什么是知恩图报吗?

    1、我有位朋友叫阿三,四十多岁,她说,三十年前的一天,两个朋友对她说,柳州市鱼峰山下的一位瞎子先生,算命非常的准,那两位朋友要去试试,就把她也拉去了。但是,等找到那位先生的时候,两个朋友却不敢算了,因为先生算得太准,他们害怕。而阿三想,本来是他们要算的,自己只是好奇来看看,但现在这样,把先生打扰了,又不找人家算命,好像有点不尊重,于是就自己去算了,先生把她的过去说得很对,又说了她的将来道:不用费神去找朋友(谈对象),你的丈夫将会是位军人。而且,会有孩子,若是个女孩,将来大富大贵能有好前途,若是个

  • 河北涿郡你知道吗?以前的一件灵异故事,好人自会有好报!

    河北涿郡有一个风水先生(下文称先生甲),擅长妖术。乡里的大家富室如果死了人,必定要花许多钱请他来,并且盛筵款待,才可平安无事,否则便会有祸事发生。某村有一富翁,有两个儿子,都在武学堂读书。富翁老病而死,亲戚们都说这位先生甲有法术,一定要请他来才可以把富翁的尸体殓入棺中,这主要是为家中活人免去灾祸,而不仅是替死者祈求神佑。两个儿子也曾听说这位先生甲的法术厉害,有些害怕,就带着钱去了。当时这个先生甲正在造房子,知道死者是巨富之家,便想借此狠狠地敲诈一笔,让他们出造房子的钱,所以见到富翁儿子拿来的钱,